剛剛在電視上看到一個關於「行船」的節目,介紹這份鮮為人知的工種。節目中的主角拼了十年,從見習員升上三副,到二副,到大副,最後成功考上船長。這份工作,比起很多另類行業都來得更辛苦,因為一行就要離開八個月或一年,根本很難跟家人,朋友,男女友相聚。另外工作跟居住地點也分不開,接受上司嚴謹的命令,文的勞的都要負責。最辛酸是拼了十年,做了船長後,還不是要長期漂流大海?這份工作,我想,在現今社會裡到底會有多少個港孩可以接受?

我們一班90後的孩子,會說話開始就給洗腦般的教學,認為要有一個有意義的人生就必須在大公司做個員工,大家想找的工作都離不開幾個行業,讀書不成的再去考慮其他。離開家這麼長時間?不行!整天在船上?不行!沒時間去玩?更加不行!我自己誠實地說,我也一定不會考慮行船。

所以,這個節目,令我在想會不會有一天,新一代都習慣某一些工種,而導致「行船」這一類的工作慢慢由年紀大的人來當任,直至青黃不接的一天?老實說,這類工作有很多,那我們以後生活,會不會因為沒有人去做而改變,還是一個社會會自動調節,令行業得以生存?

對於這種關於前程的想法,我最愛閱讀還是鍾子偉的文章,他的文筆很適合年輕人,都是有關夢想,想法,自我等。

每天我都在想自己到底在幹什麼,未來要幹什麼。今天的我,也其實還未認清前路,當下的我認為自己對寫網頁,網上程式比較有興趣,另外對一些傳統零售生意也特別有興趣,會一路向這方面鑽研,但機會還是要等,天時地利人和很重要。我大概還未夠努力,如果你看到這裡,請告訴我要更加努力!